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原陈坪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从事人文学科研究。A型血,思维具有内省力而生性散漫超脱,渴望我行我素、不受俗见的约束。喜欢与有生活情趣的真性情人坦诚相处。持人生大于职业的偏见,故能认真投入地做自己真心喜欢的事。遇不求甚解、浅尝辄止、很容易就自满自足的庸人愚者,避之唯恐不速。讨厌为人处世中的装腔作势和一本正经,尤其厌恶热衷于攀援权势、争名逐利的市侩小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故善吾生者,乃所以善吾死也”  

2016-11-22 11:54:19|  分类: 另类健康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坪

   
在我的理解中,造物主为其创造的生命安排的生与死,是一个再自然不过的旅程。其首尾两端,应该充满了必然与平和。既使是那些居于食物链下层的草食性动物,只要未遭肉食性动物捕杀而亡,在迎来其生命的终局时也大多如此。这一点,常看央视播出的《动物世界》便不难知晓。动物的寿终正寝,是生命戏剧的平静落幕,没有无休止的磨难及悲惨的挣扎,充分体现了生命创造者的慈祥和善意。人生走到最后,也理该如此。故庄子有言:夫大块载我以形,劳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故善吾生者,乃所以善吾死也。在造物主的设计中,生是喜悦,死是解脱。但令人不安的是,如今人类的绝大多数成员,在与生命告别的舞台上,扮演的尽是无可奈何、尊严丧尽、饱受折磨——对自己,也对家人——的悲苦角色。这是完全不合情理的,也是有违造物主初衷的。在我看来,这是人为其在生命旅途中因骄奢淫逸、贪图口腹之欲所犯的一系列低级错误所付的代价。他们生命的谢幕因之是困辱,是磨难,近乎天罚。这种悲剧性的结局耳闻目睹得多了,也会令更多已步入老境者要为这似乎不可避免的漫长而恐怖的衰老、死亡进程心境黯然、充满畏惧。

   
我曾在凯迪网猫眼看人栏中参加过一个探讨饮食、生活方式与健康长寿之间关系的帖子的讨论。

   
在讨论中,不时会碰到偶然点开那个帖子却没读懂主帖或不耐烦去读连续讨论的内容、只看个标题就意气用事、随意放言的网友。这类网友对讨论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他们的观点大体是这样的:为了活得长而活得长是没有意义的。人生再长,也难逃一死,所以,活得精彩最重要。应该是怎么活得舒服怎么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而且是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不用考虑那么多。死就死了吧!——好一股子英雄豪气!

   
这些人所谈的为了活得长而活得长等主观印象,其实与该帖主帖及持续展开的认真讨论是没有关系的。凡真正阅读过那个热帖、又不存在理解障碍的网友心里都很清楚。

   
在我看来,那些声称不怕死(因为在他们看来,反正人都是要死的)而要放纵自己活出精彩的人,也是从不把死亡与自己真实联系起来考虑的人。他们以为,死如小时候男孩子玩打仗游戏,对方冲他开枪,只需洒脱地应声倒地即告终结。但他们并不真正清楚:除了心脏病的猝死或遇车祸、飞机失事等意外而招致的瞬间解脱,因不期然而至的严重疾患而被突然抛出人生常轨、孤独地走向死亡通常都是一个无奈地经历非人痛苦的、饱受煎熬的漫长过程。在这个生不如死的、耗干人的悲惨过程中,生命的质量谈不上不说,患者同时也丧失了人的体面和尊严(举我所知道的一例:在某养老院,有位曾是中学特级教师的男性老人因大小便失禁,养老院护工为清理的方便,不给他穿裤子,床上铺的是塑料布;他一天除了睡觉外的大多数时光只能是光着下体呆坐在床沿度过。可悲的是,他在神志上仍是清醒的。什么叫无可奈何?这就叫无可奈何!)。在不得不陪伴他演完悲剧性的人生之最后一幕时,他的家人注定了要倍受折磨。这样不完美的人生告别演出,也给社会平添了负担。

   
古罗马政治家、演说家、散文家西塞罗认为,明智的人,一定能把生命的戏剧成功地演完,绝不会像不熟练的演员那样,把最后一幕演砸。他所推崇的正是无病痛的、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的人生。西塞罗把一切合乎自然的事物,都视为美好的,人之死也同样如此。在人都是要死的这一规律面前,什么才是合乎自然之死?他说,年轻人的死,如烈火被大水浇灭,是与自然相抵触、相违背的而老年人的死则好似燃尽的火自行熄灭,又好似树上的果实,没有成熟的时候是不易摘下来的,一旦成熟、熟透,便自行落下来,所以年轻人的死是生命的劫夺,而老年人的死则是生命的成熟。我认为成熟而死是快乐的。注意西塞罗是用燃尽的火自行熄灭来形容他所说的合乎自然的死,而非火在尚未燃尽前就被大水浇灭,顿时蒸气席卷着烟尘腾起弥漫,一派狰狞和凄惨的景象。他举熟透而自行落下的果实为例也是同样的意思,而非外力的干预的劫夺。西塞罗还说:生命的最好的终结是趁一个人头脑清醒、感觉健全的时候,由自然来拆散它所组合的东西,正如船舶、房屋由建造它们的人来拆毁最容易一样,一个人由构造他的自然来拆散也最为合适。造物主是仁慈的,其被造物如不自虐自戕,其死亡应该是平静自然的。就是说,争取淡然、平静而优雅地老去,争取落叶归根式地、无痛苦无屈辱地离开人世是人生的一种高级境界,它很难抵达(要人一点点地、通过克己的自律去争取),但却是完美人生的句号。

   
因病而衰、而亡,之所以通常会是一个饱受煎熬的漫长过程,要经历难堪的困辱与非人的痛苦,是由于患病者基因编程中先天规定的寿数尚未用完,而因患者自身的错误而致使其某一器官或某些功能部分出现了本不该出现的问题,从而影响到整个生命有机体的正常运转。故它不是生命能量耗尽后的自然止息,而是出现故障后机体在毁灭前自我免疫和自我修复系统在努力做出调拭和挣扎,其情其状正像西塞罗所言之如烈火被大水浇灭,其灰飞烟灭必定需要一定时间的延亘才能得以完成。当然也就与那悄然离去、死如秋叶之静美合乎自然的死无缘了。

   
在《中国健康调查报告》中,作者T.柯林.坎贝尔知道生活中有不少鲁夫莽汉式的人对逆耳忠言向来充耳不闻,只愿意接受纵容自己坏习惯的建议而根本不在乎饮食方式和生活习惯可能对他们的未来产生何种影响。他在这本书中针对这种情况写道:

    “
许多人可能会说:‘我可没打算像你们这些健康狂一样活那么长,我就想享受我活着的每一天。我想吃牛排的时候我就去吃,想吸烟的时候我就去吸,想做什么事情就去做。’我周围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我们一起长大,一起上学,成为好朋友。但就在不久以前,我的一个朋友不得不因为癌症接受痛苦的手术治疗,并且在康复中心度过他生命的最后阶段。我多次去康复中心探望他,每次我都感到在我这个年纪仍然能有这样健康的身体是多么幸运、值得高兴的一件事情。对我来说,到康复中心探视朋友已经变得越来越寻常,我也经常听说我的朋友、或者我朋友的朋友最近住院了。……

       如果我们看不到、无法思考、肾脏不能正常工作或者骨髓非常脆弱容易折断的话,那么我们根本就谈不上享受生活,特别是下半生的生活。我希望我能以健康的身体和独立的思维能力去享受今天的每时每分,以及将来的每分每秒。”

   
哪种态度才是明智的,诸位可以认真想想,然后做出自由的选择。

   
顺带还想说些似乎是题外的话。

   
人与猿类不同。猿类后天习得的东西是极为有限的,它的行为举止基本上来自于遗传,是被先验地定型了的(拿较聪明的黑猩猩来说,它的学习能力到三岁时就基本终止了)。人则不同,理论上说,人是不定型的,他可以通过阅读认识主、客观世界,并终其一生都可以通过阅读进行自我教育,不断地更新自己(即可以活到老学到老)。因之从哲学的意义上讲,人永远是其所不是、而非其所是。而猿类正与人相反,是其所是,而非其所不是(它就是它,无法超越自己)。如果一个人在探讨诸如饮食、生活方式与健康长寿之间的关系这类问题上只知道抱残守缺、固执己见,对新事物和新知识本能地反感和抵触,那就不妨想想,这是人的品质还是猿的本能?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