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原陈坪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从事人文学科研究。A型血,思维具有内省力而生性散漫超脱,渴望我行我素、不受俗见的约束。喜欢与有生活情趣的真性情人坦诚相处。持人生大于职业的偏见,故能认真投入地做自己真心喜欢的事。遇不求甚解、浅尝辄止、很容易就自满自足的庸人愚者,避之唯恐不速。讨厌为人处世中的装腔作势和一本正经,尤其厌恶热衷于攀援权势、争名逐利的市侩小人。

严春友:以学术的态度管理学术  

2013-04-16 21:05:54|  分类: 文化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布时间:2013-04-15 09:36 作者:
严春友 字号: 点击:510次


当前中国学术界存在的主要问题,恐怕是没有按照学术本身的规律来办事,以非学术的方式来管理学术,这些规章制度不改变,中国学术没有出路。学术的本性是自由,而这些非学术的管理制度恰恰伤害了这一学术的根本。这如同一棵大树,它的根本没有了,如何能够枝繁叶茂?捆在学术上的绳子太多了,这些绳索不除,学术之树便无法正常生长,长出来也容易畸形。


  目前盛行的学术成果计量考核制度,就是这样的一条绳索,是该取消的,因为思想不是经济,不能计划生产。剽窃抄袭,已经是众人皆知的普遍现象。可是为什么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期没有这么严重?究其原因,是那时候还没有现在这种越来越严厉的考核制度,不写文章还危及不到饭碗。现在,论文已经被纳入到政绩之中,成为衡量一个科研机构水平的标志;作为个人来讲,则成为晋升和保持已有的职称或者能够拿到毕业证书的条件。教授、副教授、讲师等等,每年必须发表多少篇文章,否则便不能续聘;更有甚者,有的大学竟然规定在读的博士生必须每年在国外核心期刊上发表若干论文。有的人写不出来,那就只好弄虚作假;当饭碗不保的时候就只有偷窃,以维持生存,在学术界这条生存的规律也同样有效。相信人们一般是不愿意抄袭的,他们大多是被生计所迫。换句话说,抄袭现象之所以如此普遍,是被上述考核制度逼出来的。设若取消了考核制度,而代之以代表作制度,谁还愿意写那么多无聊的作品呢?更不用说去抄袭了。这种考核制度的实质是以经济的手段来管理学术;可是,经济能够计划,但思想不能计划,我怎么能够计划今年要出产多少创造性的思想呢?


  相应地,还应当取消以论文的数量和杂志级别确定论文质量的做法,因为数量和级别不等于质量。由于现行的学术管理制度是以非学术的方式管理学术,即以行政的方式管理学术,因而也就无法从质的方面进行管理,而只能根据量,于是就有了每年发表多少论文的规定。这样的结果便是产生了大量的垃圾论文。目前我国恐怕是世界上制造论文最多的国家之一,然而,看一看我们的几千种杂志,有几篇是能够留给后人读的?相信学术界也没有几个人敢说他的文章能够留传后世,反正我自己是这样,大多数不过是为了谋生而写,能够有一两篇流传下去,就算幸运。真正好的文章,一辈子写出一篇就不错了,写的越多,便越有可能是垃圾。老子不过写了5千个字,可是,有人统计,全世界研究这5千个字的文字已达13亿之多。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这13亿字的价值还不如那5千个字的价值大!我们现行的管理制度催生出来的论文数量诚然巨大,但大多不过是些垃圾论文,既没有解决什么问题,又不具备阅读的价值,文字枯燥无聊,不可卒读,除了用来保住饭碗和毁坏森林、造成污染以外,看不出有什么别的意义。还有更令人厌恶的期刊级别制度,规定只有在某个级别的期刊上发表的论文才算成果,而其他一律不算。岂有此理!都是公开出版的刊物,为何不算?这恰恰是不自信的表现,一个学者和科研机构应当有这种自信:不管我发表在什么地方,都是一流的,何必在意杂志的级别?发表在所谓高级别的杂志上的论文就一定质量高吗?原来不是,人家追求的是“影响因子”,这就令人释然了,这些科研机构是要提高知名度,要当“明星”!只是让人怀疑,那些有世界影响的大学是靠明星效应造成的吗?这种制度的后果是:我们有许多名人,却没有名作,没有能够示之以人的伟大思想。应当取消这种以杂志级别论价的制度,代之以教授委员会评价代表作制度,只有这样才能够把评价的重点放到质量上。


  还应当减少课题资助的力度,因为思想不是金钱能够买来的。目前学术课题的资助金额越来越多,人文学科的一般国家项目达7万,重点项目达12万,而有些重大“工程”达数百万以至于千万,俨然一幅学术大跃进的景象。纵览人文学术发展的历史可以发现,那些伟大的作品几乎没有一部是用金钱堆砌出来的,也几乎没有一部是按照国家的计划而写出来的,相反,它们基本上都是个人兴趣的产物。人文学科的“仪器”和“实验室”就是大脑,根本用不了那么多钱。资助经费多了,反而败坏了学术界的风气,促使一些人拉关系;钱到手以后,还要为如何花出去这么多钱费脑筋,哪有精力写作品?更有甚者,竟然有化5万块钱买3篇文章的国家课题!是什么样的文章能够值这么多钱?即使句句是真理也不至于吧?管理机构当然有绝对的权力,可是也不能这么烧纳税人的钱呀!依愚之见,资助的金额只要够出版费用和作者的稿费就可以了,省下来的钱应当去资助那些生活尚未温饱的人,那些得了病无钱医治而等死的人;若如是,则功德无量焉。资助那些垃圾课题,不如救人一命。我们国家还有许多人生活艰难,与其用这些钱来给那些衣食无忧的学者们锦上添花,不如给老百姓们雪中送炭。


  与此相关的,还应当改变“项目资本家”制度,扩大课题资助范围。“项目资本家”这个概念的发明权属于廖申白教授。在一次会议上,他对于当今的课题制度提出了质疑,并愤慨地说:“很多人已经成了项目资本家了!”此言一出,在场的人立刻叫好。如今,课题越来越向少数人集中,许多所谓的“学术带头人”集诸多课题于一身,手头有成百上千万的经费,若是一个人去做,恐怕几辈子也做不完呢。于是,在这些带头人的周围便形成了所谓“学术梯队”,而实质不过是学术打工队,带头人则是老板。老板找来了项目,分到他的承包队,你一章,我一节,最后老板写写前言和后记,“工程”完结,纳税人的钱也就进了腰包。这些名为学术带头人而实为学术工头的人与经济领域的资本家何异?这样拼凑起来的作品又怎么可能有价值?学者不是老母鸡,你喂的饲料多,它下的蛋就多;就连老母鸡下蛋多了,质量也会下降呢,更何况人的思想!


  你给他的钱越多,他的生活越优裕,恐怕越写不出好东西。历史上的那些伟大思想家,几乎个个都仕途不顺,物质生活穷困潦倒,根本没有金钱去研究什么课题,他们的思想不过是对于人生种种经历和体验的深刻体会和总结。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的那段名言,概括总结了学术发展的规律:“古者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唯倜傥非常之人称焉。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他本人也因受不公正待遇而加倍发奋,写出了伟大的《史记》。真正的作品是人生体验的结晶,是用生命写就的,是出自内心的兴趣,而为了金钱而写出的东西,能够有价值吗?我们的资助总是倾向于那些已经功成名就的人,可是,从学术史上来看,功成名就者大多已经丧失了创造力,因为人的才能是有限的,他已经将其发挥出来了,随着年龄的增加其创造力日见衰退。于是,项目资本家制度就造成了这样一种怪现象:那些最该受到资助的、也最富有创造力的年轻人几乎得不到经费,他们只能给那些已经失去创造力的人打工,这样如何能够进行创新?年轻人的思想只能被塞进老朽的框子里。这些项目资本家无疑是学术界的暴发户,可惜的是,经济上暴发了,思想上却没有暴发。


  上述的种种制度促成了学术界急功近利的风气,以至于大家都关注学术界的热点问题,因为研究这些问题的文章容易得到发表,也容易拿到课题。可是,这样的文章除了用来谋生以外,大多没有什么价值。道理很简单,只为一时一事而写的文章不会有永久的价值,随着时间的推移,时过境迁,这些文章便被抛进了废纸堆。从学术史上看,伟大的作品固然是时代的产物,与其时代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绝不是为一时一事而写,相反,那些作者由于具有了超越时代的眼光才写出了超越时代的作品,只有那些提供了值得不同时代的人们去理解的思想的作品,才能够具有超时代的价值。


  这种学术资助制度制造了许多学术暴发户,学术研究越来越成为一种经济行为;在此同时,学术研究也越来越成为官僚机构的一个构成部分。捆在学术之柱上的这两根粗绳不松, 中国学术就没有出路。管理机构的职责应当是给学术一个宽松的环境,而不是动辄进行量化和考核,历史上没有一篇伟大作品是考核出来的。决策者们对于学术的过度重视不是好事,反而束缚了学术的发展。决策者应当明白,少写几篇文章,亡不了国。决策者们还应当明白,伟大的思想不是人人都能够有的,不要指望你手下的教授、研究员个个都是思想家,这样的人物几百年才出一个呢,怎么那么巧就会都让你碰上了呢?非逼着那些没有思想能力的人去思想,结果就如同养鸡场里的老母鸡,只能下出味同嚼蜡的蛋了。
 


        来源: 共识网 | 责任编辑:邵梓捷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