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原陈坪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从事人文学科研究。A型血,思维具有内省力而生性散漫超脱,渴望我行我素、不受俗见的约束。喜欢与有生活情趣的真性情人坦诚相处。持人生大于职业的偏见,故能认真投入地做自己真心喜欢的事。遇不求甚解、浅尝辄止、很容易就自满自足的庸人愚者,避之唯恐不速。讨厌为人处世中的装腔作势和一本正经,尤其厌恶热衷于攀援权势、争名逐利的市侩小人。

(转帖)作为社会问题的肥胖  

2012-07-30 07:38:18|  分类: 另类健康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书评来源于 财新网

   要一个还没吃饱的人充分意识到肥胖的严重后果,不免有点强人所难,更重要的是如何通过公共讨论尽快充分意识到这是一个问题,甚至还可能是个严重的问题。

维舟/文

  数千年来,中国社会面临的一个长期无法解决的难题是:如何养活地球上最多的人口(且不说让他们吃饱);“民以食为天”是如此重要,以至于即便短暂做到这一点也会被视为了不起的政治成就。直到最近十多年来,人们才渐渐意识到如今更严峻的是一个全新的、相反的挑战:不再是要中国人吃个够,而是要让他们少吃一点,不然胖乎乎的熊猫说不定真会取代龙成为我们这个民族的新图腾了。

给孩子吃肉是虐待小孩

  对一个刚走出食物匮乏时代、还保留着饥荒的记忆的民族来说,这个转变确实来得太快了一点。这一点对我们理解如今这个日益变胖的中国,事实上是有决定性意义的,因为几千年的惯性和传统不是那么快就能逆转过来的,就像女性身体的构造原本也是在漫长的进化中为了应对饥荒才贮存了较多的皮下脂肪,而这在当下食物过剩的时代却成了爱美的女性们挥之不去的烦恼,无奈很多在漫长的时间中形成的适应机制,不可能说变就变。

  正如两位作者已经注意到的,在传统中国文化中,“富态”是一种值得称许的状态——胖子的形象比瘦骨嶙峋的人通常要好得多。这实际上是物质匮乏的社会普遍有的心态,能吃更多(往往意味着更好)食物的人通常总被视为是富裕的、更有权的大人物,因而意大利语popolo grasso(富人、有资产者)原意就是“肥胖者”。人类学家列维-斯特劳斯在《忧郁的热带》中曾说,他惊讶地发现巴西戏剧中的自满的英雄“故意抖动肥胖的肚皮”,想到当地的社会情形,“我比较明白了,在一个和饥饿这么接近、这么熟悉的社会,吃得饱满肥胖所具有的诗意价值”,因为要让土著相信白人是超人的最简单办法,就是证明他拥有更多食物。

  不仅肥胖传统上更多被羡慕而不是受嘲笑,而且暴饮暴食以往也不被视为一种疾病或不良习惯,相反,人们更多地认为这是一种罪孽,因为吃得太多则意味着留给别人的资源更有限,饮食不节制因而常常是暴君的罪状之一(如商纣王的“酒池肉林”)。但另一方面,“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暴食行为又常是绿林好汉豪迈的表现。因此毫无疑问,当我们想从传统文化中寻求减肥的理由和动力时,是不会得到任何答案的,因为只有对现代中国人来说,“肥胖”才成为一个社会问题。

  (转帖)作为社会问题的肥胖 - 陈坪 - 太原陈坪的博客这就像一个自小家境贫寒、长期营养不良的孩子,他一直担心的是吃不饱的问题,因而其行为模式一直是尽量多吃,结果在生活好转后,他猛然之间发现已经肥胖超重,不得不面对一个陌生的挑战。当然,这不只是中国人才这样(几乎所有人类社会都是在现代之前都是食物匮乏的),肥胖原本就是一个现代的社会问题,只不过中国的情况更为严重、问题来得更快而已。

  有多严重?中国人中已有15%的人超重——听起来似乎不算多,而且国人总觉得至少没欧美人胖,但根据日前国际肥胖研究协会公布的研究报告,中国青少年糖尿病发病率是美国同龄人的四倍,原因是肥胖和缺少运动量。不必说,如今大家都知道肥胖源于一系列原因,继而又会造成一系列问题,就此《富态:腰围改变中国》这本书里已经列出了足够多的数据,无非是从经济收入的快速增长、迅速到来的物质过剩、缺乏锻炼的生活方式、过多饭店却太少运动场所的糟糕城市规划……所有这些都能证明中国人迅速变胖并非偶然。总之,用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Henk Bekedam的话说:“人们吃得比以前更多了,但是可惜的是他们却没有比以前吃得更好。”

  然而知道肥胖的坏处与保持体重平衡,常常是两回事——至少对个人来说是如此。道理是人人都懂的,但能否做到则要靠每个人的毅力和实践。当然本书也并非减肥指南,在这散发着市场调研报告气息的书里,作者们虽然没有明说,但最终实际上是想唤起公众对这一社会问题的关注(至少意识到这是一个“社会问题”),并进而召唤相应的一揽子公共政策。众所周知,发现社会问题和推出应对的公共政策之间,通常都是有一个时间差的,其长短则往往取决于该问题激起讨论的激烈程度。

  (转帖)作为社会问题的肥胖 - 陈坪 - 太原陈坪的博客我个人的兴趣并不在于如何推动政策去解决这一问题,原因之一我觉得那是不可能解决的(看看欧美就知道了,它们的肥胖问题出现得更早,也不能说无所作为),我的兴趣在于了解这一社会现象所折射出的当代中国文化。正如书中已提到的,中国人对肥胖这个新问题实际上多少有点措手不及,因而社会上出现了一种看似矛盾的双重现象:一方面认为发胖代表生活富裕,另一方面“在中国的时尚杂志、选美比赛、模特表演以及广告等迅速发展的媒体形式中,瘦却越来越成了好身材的标准”;而在中国城市居民迅速变胖的同时,健身业的会员数也在六年里增加了十倍以上。这正是新旧交替之际两套价值标准并行所催生的特有现象。

  值得补充的是所有这些现象都具有深远的历史和文化背景,这一点恰恰是两位作者提到最少的——当然,他们也有提到中国传统上对“胖”的认可,以及服装设计更多是为了掩盖体形而非显露身材,这也会导致中国人相对较少注重体型审美。但更值得重视的是中国人对快餐的迅速接受和生活方式的变化,本身就与文化变迁密不可分。事实上,洋快餐之所以能在中国迅速风行,很大的一个原因是中国人将之视为一种象征、一种现代性的体验,就像明治时期的日本学习西方人吃牛肉, 俨然把这当作“文明”的象征一样。 注意到快餐导致肥胖等问题, 则是后来的问题 ——虽然说起来这好像可悲地重复了欧美“先发胖、后减肥”的历程,但凡事都有个顺序,要一个还没吃饱的人充分意识到肥胖的严重后果,不免有点强人所难,更重要的是如何通过公共讨论尽快充分意识到这是一个问题,甚至还可能是个严重的问题。

  《富态:腰围改变中国》,[英]保罗·弗伦奇、马修·博莱格 著,贾蓓妮、关永强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2年5月版

 

相关阅读链接:

[置顶]口腔文化下的肥胖中国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