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原陈坪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从事人文学科研究。A型血,思维具有内省力而生性散漫超脱,渴望我行我素、不受俗见的约束。喜欢与有生活情趣的真性情人坦诚相处。持人生大于职业的偏见,故能认真投入地做自己真心喜欢的事。遇不求甚解、浅尝辄止、很容易就自满自足的庸人愚者,避之唯恐不速。讨厌为人处世中的装腔作势和一本正经,尤其厌恶热衷于攀援权势、争名逐利的市侩小人。

网易考拉推荐

对长胶历史及其发展的一点思考  

2008-02-21 10:21:00|  分类: 乒乓球技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坪

 

  张燮林,喜欢乒乓球的人都知道,他擅长用直拍长胶来削球,曾以其独特的“神削”技术征服了世界乒坛,被人们誉为乒坛的“魔术大师”。他获得过第27、28届世乒赛的男子团体冠军、第27届男子双打冠军、第31届混合双打冠军,并培养了像葛新爱、董林、陈子荷、邓亚萍等一批长胶打法的世界冠军。张燮林曾在一次采访中承认,长胶本身并不是他的发明。在他使用之前,这种类型的胶皮就已存在,起源于日本和英国。当时的长胶也不叫长胶,而称为海绵粒或海绵胶。这种胶皮的颗粒长、软,而且比较密,张燮林打长胶以前就曾见过这种胶皮。当时的乒乓球打法有两大派:进攻和防守,而长胶是作为防守型的一种打法来使用的。

  张燮林在这次采访中是这样说的:

  我打长胶纯属偶然。那时我在上海乒乓球队当仓库保管员,当时有一批胶皮是用来做反贴的,就是把有颗粒的一面贴在海绵上。反贴胶皮要求表面平整,但是这些胶皮的后面有许多小洞,没有完全补上,底皮也比较薄,所以上面都是小窟窿,这种胶皮的型号叫红双喜6号。由于那时候没有人用这样的胶皮,所以仓库里存了上百张。胶皮的橡胶成分比较多,拉起来就像橡皮筋一样,不容易断,韧性比较好。我原来并不是打长胶,而是打上海生产的达伟胶粒。但是后来他们不生产这种胶皮,所以市场上也就没有这种胶皮了。看到仓库里有这么多红双喜6号胶皮,我就贴上去试了试,觉得很顺手,特别是削球,可能是我的手法也比较适合打这种胶皮吧,于是我就开始改打这种胶皮。后来我的教练对我说,这种胶皮是用来打削球的,很难进攻,如果你有一定的进攻能力,就不适合打。但是我练了以后,无论是攻还是削都很好打,我就下决心一直打这种胶皮。当时在上海队训练,谁也没有感觉到这种胶皮“怪”,平时练习来回也很多。后来我参加上海市运动会,全部以3比0把对手击败,包括自己的队友。打完比赛,队友们仍然没有觉得这种胶皮怪,后来我又参加了全国的调赛,参赛的选手中包括庄则栋、李富荣、王传耀等优秀运动员,他们都觉得这种球拍有点怪,和我打起来也比较难打,没过多久我就调入国家队。后来,国家队的一些削球选手也改用了长胶,于是,长胶的影响也越来越大了。当时长胶的颗粒高度是1.5毫米左右。


  在世界比赛中,输给我的那些外国选手都开始吹嘘我,什么“折不断的杨柳”、“海底捞月”、“球像一团火”等等。“折不断的杨柳”是指我削球的功底好,“球像一团火焰”比喻我的球捉摸不定。所有这些都让人们感觉长胶非常神秘。后来,改用长胶的选手都觉得长胶的颗粒还不够高,当时国际乒联规定,长胶直接贴在底板上(不用海绵),颗粒的高度 可以达到2毫米,而我当时用的只有1.5—1.6毫米,于是,我们就要求厂家用科学的方法进行研制,使长胶的颗粒高度到达1.9毫米。


  据此,似可作出下述结论:

  现在我们所称的长胶(俗称“高胶”),当时不叫长胶,而被称为海绵粒或海绵胶。海绵粒或海绵胶,追根溯源,是起源于日本和英国。但在张燮林使用之前,这种胶皮并未引起世界乒坛的注意,它也没有表现出太与众不同的克敌制胜的怪异特性,只是普通胶皮之一种。是张燮林的使用赋予了这种胶皮以生命,而且他所用的也不是产于日本或英国的海绵粒(胶),而是生产“红双喜6号”反贴胶皮时出现的报废品胶皮。

  这让我想起了高尔夫球的发展情况。

  现代的高尔夫运动,据专家的详实考证,确实是独立起源于14、15世纪的苏格兰。但据史载,中国唐代就出现了酷似高尔夫的“捶丸”运动,比西方早得多。宋元之际,“捶丸”已流行于中国北方民间。现存山西省洪洞县广胜寺水神庙壁画中的“捶丸图”,是中国发现的最早之“捶丸”图像,证实元代中期中国确有“捶丸”运动,而且与现代风行于世的高尔夫球运动简直是维妙维肖。但不幸的是,中国历史上的“捶丸”运动,又确确实实与现代的高尔夫运动没有任何关联;它就像恐龙,自生自灭了。如果没有史料和壁画相互印证,今人根本就不知道中国曾一度流行过此项运动。

  我举上述例子是想说明,不少事物的起源和发展线索并不是单一的线性因果关联,十分复杂。如今我们观念中的长胶概念(非日本和英国的“海绵粒”或“海绵胶”),平心而论,应该起始于张燮林出神入化的创造性使用;而且张燮林所使用的胶皮,又是中国厂家“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偶然产物,与日本人或英国人的“发明”无关。这与高尔夫发展的例子极相似,只不过在长胶的例子里,中西方恰好打了个颠倒而已。

                     写于2005.4.10. 修订于2008.2.21.

  评论这张
 
阅读(76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