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原陈坪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从事人文学科研究。A型血,思维具有内省力而生性散漫超脱,渴望我行我素、不受俗见的约束。喜欢与有生活情趣的真性情人坦诚相处。持人生大于职业的偏见,故能认真投入地做自己真心喜欢的事。遇不求甚解、浅尝辄止、很容易就自满自足的庸人愚者,避之唯恐不速。讨厌为人处世中的装腔作势和一本正经,尤其厌恶热衷于攀援权势、争名逐利的市侩小人。

网易考拉推荐

话说学者心态  

2008-01-08 21:00:49|  分类: 文化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坪

 

    人生中总不免会碰到一两个过于盛气凌人的人,比如像我就曾撞上这么一位学者。据说这位老兄正在研究某一很现实的问题,在全国也小有名气。如若寻名求实,你自然会猜想他为人当很有魅力才是。其实不然。我有幸在一个朋友家和他遭遇,但坐了没多一会儿就只得落荒而逃。因为这位老兄太缺乏“人”的魅力了——鬼知道他哪儿来的那种奉天承运的优越感,连一丁点儿的幽默感都没有,纯系魏晋诗人阮籍讥讽过的那号“行欲为目前检、言欲为无穷则”的装模作样的“君子”类型。他老不忘煞有介事地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道貌岸然的面孔和老子训导孙子的咄咄逼人的派头,评论起人和事来,语气中多含有不屑一顾的轻蔑意味,结论是独断论式的和不容置辩的,大有普天之下、舍我其谁的气势。真有机会的话,他正巴不得像林语堂所说的那样,在什么场地里造一个骑马的铜像来睥睨古今呢!看来他从未怀疑过自己,绝对地自信和自以为是,以为自己已入了无所不知的化境,其感觉也远非“良好”一词可以打住。他还动不动就有大段的材料和见解要发表、发挥,且用的尽是些结构繁复、含义颇费推敲的论文体语言,就像是神父大人在对众信徒布道一般。可见这位老兄早已病入膏肓,不会、也不屑于与别人进行自然的交谈了。如果你碰巧是个头脑简单的人,从他气吞山河的谈话中,你便会误以为全中国别的文化人一律都很浅薄而唯有他既深刻又深邃,天下的任何问题要是离了他独擅的那个领域便均无解决的希望。和这种人谈话是太紧张也太乏味了,所以我觉得还是回避为好。

    我所碰到的这种人恐怕在学术界还不在少数,他们把自己太当回事,好象除了自己投下的“巨幅”身影,就再也看不见世间的其它事物。只是我很奇怪,他们的这种心态所为何来?依我之见,这种膨胀心态绝不该是一个人有文化涵养的表现,而是太欠水准、有辱斯文了。已故哲学家张申府曾说:“今日中国知识阶级的大毛病,一为太自是,二为虚浮盲从。其实二者还是一体:一个盲从己,一个盲从人而已。”太自是的人自以是上帝派驻这个星球的特级选民,根本就不知道爱因斯坦说过一句名言:“谁要是把自己标榜为真理和知识领域里的裁判官,他就会被神的笑声所覆灭。”英国哲学家罗素认为,一个把自己和自己关心的事放得很大很大的人是令人担忧的。他警告说,那些极其关心自己工作的人,总有变为狂热分子的危险,因为除了使自己称心的事外别的事他们就一概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了。最可虑的是,他们会以为在追求自己的狭隘目标时对其它事物造成损害是无关紧要的。有这种心态的人无权时还不至于祸及人类福祉,一旦有一官半职就相当可怕。罗素说,要防止这种狂热性,最好的办法还是充分认识人的生活及其在宇宙中的位置。

    要想根治这种自我夸大症和狂妄症,就需要在心底里给“荒诞感”留下一点位置。因为常有些荒诞感的人,心智的康健度远比一般人要高。特别是对于从事研究、写作的人来说,保有一点荒诞感又是绝对必要的。你想,连近两千年前,享有帝王头衔的古罗马皇帝马可·奥勒留都能提醒自己,时间在多么迅速地覆盖一切,而且它已经覆盖了多少东西,所以作为地球上一个小角落里的居民,切记“不要像仿佛你将活一千年那样行动”,而要像“一个有死者一样去看待事物”,更何况二十世纪末的一介书生?关键在于要掌握好一个“度”的问题。当年罗素曾心平气和地开导过世人:“值得做的工作同样可由那些既不以工作的重要性、也不以工作的轻松性来欺骗自己的人去做。”张申府也以哲学家的睿智说过同样的意思:“人固不可轻生,也不宜把生看得太重。人如不把生活看得太重,什么事不可为?人如不把生活看得太轻,自然不轻于为恶。”此话妙绝!

    罗素还曾奉劝那些专爱扮演睥睨天下的角色之人:“一个人整天把自己视为悲剧中的英雄是不明智的。我不是说一个人应当永远自视为喜剧中的小丑,因为这种作法更令人讨厌;需要一点灵巧去选择一个适合情况的角色。当然,如果你能忘记自己,不去扮演任何角色,那就再好不过了。但若扮演角色已成为你的第二天性,那么你应想到你是在整套节目中演出,所以要避免单调。”

    在对待自己和自己所从事的工作方面,我最欣赏的其实还是居里夫人所持的那种很平易、很谦逊的态度:“我也是永远忍耐地向一个极好的目标努力,我知道生命很短促而且很脆弱,知道它不能留下什么,知道别人的看法不同,而且不能保证我的努力自有真理,但是我仍旧如此做。我如此做,无疑地是有使我不得不如此做的原因,正如蚕不得不作茧。……我们每人都吐丝作自己的茧罢,不必问原因,不必问结果。”

    这才是名副其实的学者应该具有的一种胸怀和境界。

                           1995.5.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